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一集 第一章
「老鲁,怎么是你?!」   少室山下最好的客栈大有客栈门口,和伙计一起迎出来的竟是鲁卫,我不禁喜出望外,忙紧走两步迎上前去。   「吓,你比木蝉还快,不得了啊!」鲁卫一边笑道,一边像老鼠见着猫似的躲闪着解雨:「别情,你也不管管这丫头,见她一次,我鬍子就少几根!」   「别人还没这等待遇哪!」我笑道,明白鲁卫竟是特地在这儿等我,暗讚一声,他能未卜先知晓得我要来少林,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木蝉被我留在了唐佐家,过两天也该回寺了。」   「哦?」鲁卫眼睛一亮,含笑道谢:「别情,你对我师门还真是青眼有加啊!如此,我都大有面子哩!」   少林正在朝中寻找支援者,我此举不啻是给它赚来了一个强援。   「哼,我还没找你算帐哪!你老奸巨猾的,就算没人告诉你事情真相,你怕也猜到高光祖的眼睛伤得蹊跷吧!」把解许两女打发盥洗去了,我唬着脸对鲁卫道。   「天地良心!我岂敢怀疑宝慧师伯、空闻师兄!」鲁卫一脸委屈:「这次方丈师兄来信,说让我务必回寺中一趟,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这么说,少林空悬多年的俗家长老职位眼下有主了?」我笑道:「否则,空闻大师也不会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你的。这老和尚,还真是好算计呢!」   「托福托福。」鲁卫笑道,可转眼又歎息起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高僧也罢,真人也罢,一旦坐上那个位置,他就不是高僧,也不是真人了。就像你,也不是当初见到的那个意气风发的解元公了……」   「是啊!你人老了,我心老了。」   老鲁的话勾起了我心底的波澜,我竟有些伤感起来,和老鲁在西江阁初遇的一幕幕恍如昨日,可一晃已经一年多了,想起这一年的变化,自是心潮澎湃。   静了静心绪,我才接着道:「老鲁,我喜欢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可这需要一个歌舞昇平的江湖;少林扶危济困普渡众生,目标也是一个歌舞昇平的江湖,我和少林有许多共同的利益,自然就有了相交的基础,你在这儿等我,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主意,大概也是空闻大师的意思吧!不过,在见空闻之前,作为朋友,我想听听你对局势的想法。」   「那好。」鲁卫也不推让,正色道:「江湖是什么,那是一锅大杂烩!人五人六的都在里面厮混。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本来完全由着你自己的好恶。可一旦你变成了朝廷在江湖的总管,一切就都由不得你了,你喜欢的可能要打压,比如慕容世家;你讨厌的反而要扶植,比如大江盟。」   我心里虽然并不赞同,但只「嗯」了一声,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当然,不是让你真的在江南江北对峙中拉偏架,事实上,双方保持目前的状况大概最合你的心意,可当一个门派的实力已经膨胀到了自身都难以承受的地步,它只能扩张,否则就要崩溃!江南江北早早晚晚还得继续开仗,除非你能找到一个同时削减双方实力的途径,或许才能避免这场大战。」   「那我就用少林对付慕容、武当对付大江盟,谁让你们这一释门一道门只会明哲保身,养虎为患哪!」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道。   「少林武当乃是稳定江湖的威慑力量,弟子又都是修行的出家人,非到了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干涉江湖事务。拿慕容世家来说,它虽然走私贩私、包娼设赌,但它至少还讲江湖规矩,妓院赌馆也是合法的买卖,慕容千秋手上也没听说染上了哪个平民的鲜血,连官府都默许它的存在,少林武当有什么理由对它开战?我们又不是大江盟,和它有着那么强的利益冲突。」   「这么说,我还得哄着你们少林和武当啦?」   「眼下不一样了。」鲁卫的笑容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就像推牌九,别情你手里握着一对至尊宝,别人再怎么着也大不过你。不过,因为少林寺没有多少野心,你手中又握着它的命根子,双方合作,别情你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反观武当,因为皇上宠信道教,它便雄心勃勃,近来更是屡屡扩大弟子的规模,派中弟子人数已比去年多了三成,你若是一味拉拢安抚,很可能演变成奴大欺主的局面。何况……」   鲁卫沉吟了一声,望了我一眼,方道:「就在今日,少林得到消息,武当清都殿长老清雨真人三日前在黄州府说,既然百晓生已经归隐,那么武林茶话会就没有必要再办下去,江湖名人录也没有必要再重新修订了。别情,茶话会和名人录意味着什么,你怕是比我更清楚吧!」   「什么?!」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我的心猛的「咯楞」一声,一向冷静的我竟然闻言色变,粗话差点脱口而出,心里更是大骂起来。   清雨此言一出,摆明了武当不想买我的帐,也不看好我在江湖的未来。以武当的地位,势必带来一连串的恶性反应,甚至有可能直接扼杀了我的前程。   可我并没有得罪过武当,也没有得罪过清风啊?虽然我很讨厌他,可面子上的事情,我自认还算做得相当周到,武当为何一反常态,突然撕破脸皮,率先向我发难呢?!   不过我心知肚明,武当敢和我唱对手戏,必有所恃;而我也能大致猜到,他所恃为何。因为嘉靖崇道的缘故,清风几乎立于不败之地,能正面对付他的并不是我,而是邵元节和龙虎山一正道。   现今江湖中,武当在朝中的根基最深厚,清风想必已经知道,皇上业已安排好了我的接班人,而我只是个过渡性的人选,早一天把我赶下台,或许更能得到蒋迟的好感。   而清风大概是看準了这一点,又不知道我和邵元节的关係,才几近肆无忌惮地拆我的台。   或许,这就是武当发难的理由?   我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渐渐平静下来,少林眼下已经成了我最重要的救命稻草,我自然不能让它对我失去了信心,好在少林武当向来不和,我还握着少林的小辫子,事情犹可为之。   「说白了,人家武当不支援你续办茶话会嘛!」鲁卫一摊手:「不过,它也没把话说死,清雨一再声明,这不过是他个人的意见而已。」   「武当还是有点心虚嘛!」   笑,自然是无法再笑出来了,我遂摆出了一副诚恳的面孔:「老鲁,虽然几大门派都心知肚明,茶话会和名人录带有官办的性质,但由于它的公正,故而深受江湖人的欢迎,而正是因为江湖人欢迎它,所以才能一届接着一届、一榜接着一榜的继续办下去。清雨真人把它们的成功,简单归结到了百晓生的身上,是对江湖其他门派的蔑视。我想,少林寺不会这么短视吧!更何况,百晓生并未真正归隐,我就是新一代的百晓生。」   听我开口就给清雨扣上了一顶大帽子,鲁卫不由笑了起来:「空闻师兄说了,虽然茶话会那个第二的位子对少林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少林也不会在意有几个人登上名人录,可只要承办人是你,少林就全力支援。」   我顿时吃了一颗定心丸,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既然如此,就请空闻大师出面说几句安定人心的话来,如果他觉得不方便,木蝉亦可,江湖很多门派可都以你少林马首是瞻。」   我沉吟了一下,又道:「慕容世家和大江盟大概不会为了茶话会而得罪我,唐三藏和我有点交情而唐门又是武林茶话会的既得利益者,加上春水剑派、与慕容穿一条裤子的离别山庄,十大门派有六个肯定会支援我,武当也该考虑一下一意孤行的后果了。」   「别说让木蝉说几句话,就是让他帮你做几件事,空闻师兄大概也愿意的很。不过,高光祖……」   「是啊!高光祖就像附骨之蛆,让少林寺感到很棘手吧!」我接过话头:「何况,他栖身的铁剑门的背景恐怕也让少林寺心存顾忌吧!」   剩下的话被我嚥回了肚子里,那个名人录排名第二十五的其实是高光宗,真正的高光祖武功很可能高得出奇--五十年来,少林有几人练成了两项七十二宗绝技?   或许整个少林寺就只有空闻大师才能稳胜他一筹,武功尚未大成的木蝉都未必是他的敌手。对付这样一个高手,就连暗杀手段都很难奏效了。   「他若是能安分守己,少林倒是希望他能颐养天年。」鲁卫苦笑道。   「我会让他安分守己的。」少林寺顾忌铁剑门背后的官方势力,可我和丁聪却是你死我活的对手,胡一飞和来护儿的死,已经大大削弱了铁剑门的实力,而高光祖也抵不过我和魏柔的联手一击:「只是,我要瞻仰一下宝慧大师的墨宝。」   「大师伯的墨宝?」鲁卫迷惑地望着我,显然没明白我的用意。   「高光祖手里最有威胁的东西就是宝慧大师的几封手书。」我嘿嘿一笑:「老鲁,你没忘了我是怎么替宝大祥翻案的吧!」   鲁卫恍然大悟,只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开,就听我说想顺便参观一下藏经阁,面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别情,这我做不了主,我能做到的,只是把你的意思转达给空闻师兄。」   「相公,怎么去了这么久?」见夜色已深,我才姗姗而归,解雨不由大发娇嗔:「空闻那个老和尚没娶过媳妇,就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别人!」   「不关空闻的事儿。」我人似乎还留在了藏经阁那浩如烟海的典藏中,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禅意:「老鲁早把条件转给少林了,和空闻商议细节没用上半个时辰,这一天相公几乎都在藏经阁里了。说起来,少林武学博大精深,相公当真是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啊!」   「这么说,看到易筋经啦?」解雨顿时惊喜万分,拉着我的手雀跃道。   她知道我的内力最近几乎停滞不前,而易筋经正是江湖上仅有的几种可供我借鑒的内功心法之一,能得到它自然对我大有裨益,那如花的笑脸便透着满心的喜悦,就好像是她自己得了莫大的好处似的。   「没有,七十二宗绝技的前十二种相公放弃了,毕竟做人要留点日后见面的余地,特别是我现在还需要少林的支援。」   其实,我要求参观藏经阁,不光是为了解决我练功遇到的瓶颈,更重要的是为了给少林传递一个信号,我并不怕武当跳出来反对我,我也有足够的信心来解决武当的问题。   「不过,从余下的绝技里面,相公已经管窥到了易筋经的一斑,这足够相公找到进一步修炼内力的法门了。何况,今儿还有意外收穫哪!」   我边说边抽出了她腰间的短刀流光,笑道:「雨儿,你的刀法师傅厉天虽有刀王美誉,大罗天刀法也是江湖绝学,但相公总觉得它太过凶悍,虽然辅以高君侯的小叛刀法,效果也不那么明显。今日见到七十二宗绝技里的降魔七刀,相公这才顿悟,以佛家慈悲心怀化解大罗天刀法中的戾气,你的武功必可再上一层楼,届时超越练青霓,甚至与你玉姐姐比肩也未为可知哩!」   「我才不练哪!」解雨出人意料地拒绝道。   「嗯?相公怎么觉得自己抛错了媚眼?」我不由一怔,这丫头是不是以为我是神仙,学什么都一学即会,不知道我在降魔七刀上费了多少时间啊!   只是她璀璨星眸中的如海深情却让我不忍心说出责备的话来。   「人家不想再三更起、五更眠的了。」偎进我怀里的解雨撅着小嘴笑道:「再说了,相公早晚要退出江湖,要那么强的武功有什么用呢?在竹园,怕是女红也比武功来的重要吧!」瞥了在一旁兀自得意的许诩一眼:「你看,还是阿诩聪明!」   我顿时哑口无言。   是啊!相比琴棋书画、厨艺女红,武功在竹园是个很少被人提及的话题,且不说丝毫不谙武功的宝亭,就连还在长功夫阶段的玲珑、武舞都厌倦了枯燥的练功,不是我让萧潇管着,她们几个的功夫怕都要撂下了。   竹园诸女中,只有无瑕坚持练功不辍,可她多半也是为了留住逝去的韶华--毕竟,有几个女人真正喜欢刀口舔血的江湖生活呢?   可现在却还不是享乐的时候啊!   我心底轻歎一声,怕女人们担心,那些牵涉到皇上和朝廷的愁事我只能放在心里,加之我还算顺利地接替了白澜,她们头脑中大概都少了一些危机感。   解雨来京后,虽然也看出事情并不像在竹园时想像的那么简单,可她对前途还是太乐观了。真正察觉到危机的是长于谋略的素卿和六娘,然而素卿人微言轻,六娘又毕竟隔了一层。   主持中馈的宝亭一心都放在了经营上,又对江湖事务不熟悉,结果众女赚钱的风险意识有了,可在血光剑影的江湖里培养出来,对危机的敏锐嗅觉却几乎被安逸的生活消磨光了。   解雨何其聪明,看我有点愣神,立刻明白过来,边给我宽衣边笑道:「说起来,练功也有练功的好处,就像无瑕姐姐的年轻劲儿,连乾娘看着都羡慕呢!」   「怎么,莫非乾娘也想学春水心法不成?」   「乾娘怕是比五师娘年纪还大些,还练什么春水心法啊!」解雨嬉笑道,只是说到后来,语气却迟疑起来:「不过也怪,我在玉角楼六娘卧室梳妆台上发现了一盒胭脂水粉,相公你猜是谁家出产的?」   见我摇头,她既得意又迷惑地道:「是京城同心堂耶!到了京城,我才知道,同心堂的货品是多么的珍贵,听宁馨说,每年流到江南的总共还不到五百盒哪!相公,你说乾娘她花这心思干嘛?相公……相公--」   「啊!」解雨连喊了两声,我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女人嘛!『自信华年风度在,未怕香红春晚』。」   「又掉书袋子了!」解雨擂了我一拳,嗔道:「既然楚王好细腰,还怨人家不喜欢练功」   「江湖风波恶啊!」我收敛了笑容,正色道。   竹园诸女中,无瑕现在一门心思要做贤妻良母,我也不忍心让历经磨难的她再踏入江湖了。   武舞功夫太差,魏柔倒是堪称我最得力的助手,可她隐湖弟子的身份,却束缚了她的手脚,除非我真的遇到了危险,否则,她大概只适合做个看客。   真正能伴我在江湖行走的只有萧潇、玲珑和解雨四女,虽说官场上的争斗没必要让女人担心,可做了江湖执法者,并不等于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个道理还得及早灌输给她们几个。   「你相公和白澜不同,他是一介书生执掌江湖,江湖人以书生待之;而相公则在江湖摸爬滚打了一年多,江湖人早把相公看成同道了……」   「我懂我懂。」解雨笑着打断我的话头:「你是个名满江湖的淫贼嘛,自然是人人喊打喽,人家嫁给你,就是、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妇的……」   听解雨说得轻鬆,我心头蓦地一动,自己是不是太谨小慎微了?在京城住了几个月,胆气豪气竟不如一个女人了!   转眼见一缕桃红爬上解雨白皙的双颊,我不禁搂着她丰腴的腰肢调笑道:「什么妇呀?」   解雨白了我一眼,却架不住在胸前肆虐的一只大手,凑近我耳边小声说出了两个字来。   「淫妇?不不,相公可不想你变成个淫妇,你该说是蕩妇,相公一个人的蕩妇才对。」   「人家才不要做什么蕩妇呢」解雨白了我一眼,可语气却极其轻柔暧昧,一双柔荑更是探进了我的怀里,细细地摩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