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凹凸分明的身材
凹凸分明的身材
健司︰「我…我可以使用皮鞭是吗?」 久留美怒极而笑,用非常温柔的语气问道︰「你想向我挥鞭是吗……?」 健司连忙答道︰「没…没有……」 「(真是个无知的家伙。)」久留美接着说︰「用绳子的效果也是很好!」 健司︰「是吗……」 「没错!看到绳子陷到肉里去,那真是最高的享受。」久留美陶醉的说。 健司吶吶的回答︰「我只知道绳子陷到肉里的感觉……」 久留美心想︰「我想也是,你也配,哎,谁让那个女神要我作M女呢!!」 「尤其是用麻绳效果最好了!」久留美接着说︰「因为麻绳绑好以后,会感到痛。」 健司小声问道︰「我…我可以绑你吗……?」 久留美︰「当然可以!女神不是叫你虐待我吗?你到是快绑呀!!!!」 健司︰「可是该怎么绑呢?」 久留美差点晕过去︰「什么?」 健司︰「咦?」 久留美怒道︰「你真的想绑我吗?」 健司︰「没…没有。我开玩笑的。」 久留美︰「哼!真是无聊的玩笑。」 健司︰「是…是……」 久留美心想︰「(这家伙对我的无理,竟然都逆来顺受。果然是个有奴隶倾向的家伙。)」 「那我们是不能直接做的。」久留美压着性子问。 健司︰「啊?」 久留美︰「和奴隶交合,这是何等龌龊的事呀!」 健司︰「是…是!」 「你想和我做是吗?快说!!!」 「不…不……一点都不想。」 久留美︰「哼!凭你那低劣的身份,对我有什么不满?」 健司︰「不…不!我想做!我想做……」 「你说什么?」 健司畏惧退缩成了一团。 久留美心想︰「呵呵……他那个表情真是太棒了!」 「总之,不做爱,明白了吗?」久留美向健司说道。 「是……」 「什么?你都不觉得遗憾吗?」 健司︰「不…我不敢……」 久留美︰「那么,我们开始吧!你懂了吧!」 健司答道︰「是…是……」 久留美背对着健司脱下了衣服,只留下乳罩,以及黑色的裤袜,裤袜内什么也没有。当一切都準备好后,将双手放在身后,低下头,跪坐在地板上,静静的等候着健司的行动。 「(就要开始了……)」久留美心想︰「(有点儿紧张……)」此时心跳加速,脸也变得红了起来。久留美不禁问自己︰「(他会怎么样对我呢……?怎么还不动手呢?)」 在等了将近十分钟后,健司突然说︰「可是……」 久留美心想︰「(又怎么了?)」问道︰「什么可是?」 健司︰「……」 久留美急着问︰「到底怎样?你说话呀!」 健司︰「我…我……我办不到……」 久留美︰「……」 久留美心想︰「(真是受不了,第一次遇到这么优柔寡断的家伙!」 「(啊!我生气了!站在日本女性的立场……我不能宽恕……奔驰在我体内的SM女王之血……)」 久留美心道︰「(更不能原谅他!)」 久留美︰「你的意思是你不遵从我的命令是吗?」 健司︰「我……女王……」 久留美︰「喔呵……!」同时一拳打向了健司。 健司︰「啊!我的女王。」 久留美道︰「不听从命令的奴隶,是要接受惩罚的。」原先为自己準备的工具一样一样用向了健司,此时什么女神,已经忘在了脑后,胸中只有想满足自己慾望的火焰,用拳打,脚踢,鞭子抽,绳子捆绑,按摩棒…… 当神智清醒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此时健司已经像一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健司︰「不……请…请原谅我!」 「(啊!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久留美心想︰「(我果然很适合当SM女王!)」 突然,耳旁又响起了那个怪怪的女声︰「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你还是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了!!!」 久留美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快忘掉自己要干什么了,而此时的健司正趴在自己的脚下。 「为了复生,看来只好让这头猪来凌虐自己了,哎!」久留美不禁发出了一声哀鸣。 健司︰「请原谅我!原谅我!」 久留美问︰「你会乖乖听话吗?」 健司︰「会……我会!」 久留美︰「那就快一点呀!虐待我吧!!」 健司︰「可是要我虐待女王……」 久留美︰「你很啰嗦哟!」 健司︰「呜……」 久留美︰「你这只骯髒的猪!照我的话去做就对了!」 健司︰「…是!」 「(呼……)」 久留美︰「(终于回到正题了!)」 健司︰「那我就恭敬不如……」 久留美︰「快点!少在那里给我咬文嚼字的。」 健司︰「是…请不要生气……」 久留美︰「再说我就生气罗……」 健司︰「是!」 久留美又像刚才那样跪坐下来,双手放在了背后。「用绳子先把我的手腕捆起来,对,就像这样,绕两圈,从中间再绕一圈,勒紧,打一个死结。不错!」 「谢谢。」健司对久留美说道。 「把我的双手被合绑在身后,然后将我的双脚被紧缚在一起,对,就这样,每条腿的大腿与小腿绑在一齐,然后再把两边的绳头一绑。」 这时,久留美的身体就被反凹成扁圆形,白色的绳子在黑色的丝袜上显得更加突出。此时心中的感觉是异样的,而身体则觉得异常痛苦,两条腿像抽筋一样痛。 「狗东西,为什么捆这么紧!」久留美生气的指责健司。而此时的健司却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抬手给了久留美一个耳光︰「闭嘴,奴隶!」 他拿起白绳,细心地开始在久留美的身上绕起,两圈在乳房上下,在身后交错后往腰枝绕去,在小腹前交叉打结而过,经过臀部再由两腿后方往阴部拉来,打了结按在阴蒂上后,往上拉起,把绳尾和小腹上的结打在一起。 再拿起另一条白绳,从她脖子后方分两半往胸前乳沟拉去,把原本乳房上下的两绳,在乳沟中合併,一紧,让她乳房格外的突出。接下来再往下拉去,分开的两条各在腰枝上与旧绳勾起,像在编网般的往上往背后拉;再勾住绕往乳房的绳子,在久留美上身背后打了个结,便直往肛门拉去;又在肛门处打了个结,深深压入后再往阴部延伸,紧压住阴蒂上的结,绳尾固定在腰旁的旧白绳上。 此时久留美只要一扭动,身上的白绳就像网路般的一起牵动,而更陷入她白嫩的皮肤中,将绞痛传遍全身。甚至摇一下头,绑在脖子上的绳子便往下牵动,使乳沟的结刺痛胸口,再往腰拉起,带动压在阴蒂上的结,进而摩压花蕊,传来一阵阵的电击与酸酸的感觉。 久留美这时已经没有了刚才指点健司时的心情,有的只是身上的痛苦与莫名的快感。此时的心情完全不同于施虐时的心情,那种不知主人要如何对待自己的忐忑不安的心情,与对未知刺激的期待令下身不禁有些湿润起来。 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健司,脱下裤子,走到久留美的身边,粗大的阴茎与他瘦小的身躯完全不相衬,他一把抓起久留美的头髮,使她仰起脸,将鸡巴一下塞进了嘴里。 久留美︰「嗯咕!」 久留美︰「你…你做什么?嗯咕……」 久留美︰「(第一次有人对我做这种事……啊……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另一种人格的我应该是讨厌这样的……怎么我……啊……真是狂野……啊……」 健司使尽全身的力量,将腰作着前后运动。 久留美︰「啊!再深入……尽全力。呜……呜……呜~~」 健司︰「这样子可以吗……?爽不爽?」 久留美︰「嗯咕……嗯咕!啊……更加使劲地顶我吧!(再……再深入里面一点!)」 「嗯!嗯!嗯!」 久留美︰「(啊!是什么?是什么传了出来吗?)」 「(是什么东西?!)」 健司︰「啊呜!」「P……」(射出的声音。) 久留美︰「呜……呜……咳……咳咳!」健司射出的白色液体呛得毫无準备的久留美差点喘不过气。 久留美︰「嗯?他已经到达高潮了……男人的精液原来是这种味道,蛮怪怪的。」 「你怎么敢射在我的嘴里!」久留美生气的指责健司,而健司却充耳不闻。猛然将久留美掀翻在地,因为手脚被绑在一齐,她像条虫子一样在地上蠕动,健司笑着将一个按摩棒插入了久留美的下身。久留美毫无準备,突然的打击使她猛烈的挣扎,但像蜘蛛网一样的绳子陷入了她白嫩的肌肤,使得双乳头突出,压在后门上的绳结也陷了进去。 「啊……住手!」留美喊道。 健司︰「……」好像没听见,仍然继续将按摩棒进进出出。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命令你!再不停下来我就让你好看!」久留美挣扎扭动同时大声的说,而得到的回应则是更加猛烈的抽插,以及两记耳光。 「啊!喔……」久留美在扭动,但发出不自主的声音。「不行……精神愈来愈无法集中……怎…怎么…啊……我的意识……)」 久留美在痛苦与刺激中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同时她全身肌肉收缩,绳子更加陷入肉中,渐渐失去了知觉。 健司︰「……」 健司︰「……嘿嘿嘿」 久留美︰「?」醒来时,身上的绳子仍然像刚才一样紧,双手已经失去了知觉,两条腿也好像是别人的,就连动一个小手指,好像也牵拉得全身的绳索收紧一样。 健司︰「喂!喂!母狗。我会慢慢地让你的身体有所反应!」 久留美毫无意义的挣扎扭动,徒然使得绳子陷得更深。 久留美︰「啊!你那是什么态度!你这只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个接一个的耳光抽在久留美的脸上。 久留美︰「啊!」 健司︰「你给我住口!乖乖地做我的玩物就好……」 「吧啾吧啾……咕啾咕啾……」按摩棒在久留美的阴道中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明显,而久留美也随着发出「啊……啊……」的声音。 「你听!声音愈来愈大了……」健司边笑着边说︰「我要让你更狂野、更淫蕩……嘿嘿嘿,来吧!我的奴隶……这样感觉如何?」 「啊啊!」久留美︰「再不住手的话……我让你好看……」 「就像我现在对你所做的一样过份吗?」健司道︰「那么,我得趁现在多加把劲才行!要不然我不就吃亏了。」健司将另一根按摩棒插入了久留美肛门。 「啊!不要!住手……」剧烈的疼痛使久留美发出哀鸣。 健司︰「喔!你开始叫出声了。」 「啊!啊!」久留美大喊︰「住…住手……住手!」 健司︰「什么?你竟然还有反抗心。你还有力气反抗是吗?」他更加猛烈地刺入,前后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健司︰「嘿咻!」 久留美︰「啊!」 健司︰「喔!你叫得真好听。真让我销魂!」 久留美︰「啊!求…求求你!拔出来……」 健司︰「不行!你愿意发誓永远服从我吗?」 久留美︰「啊我…我发誓!所以…我求求你……」 健司︰「既然发誓要服从我了,对我的称呼是不是也该改啦?」 久留美︰「……」 健司︰「怎么样呀?喂!叫叫看呀!」 久留美︰「主…主人……」 健司︰「对!就是那样!就是那样!」 久留美︰「求…求求你……主人……快…快拔出来……」 健司︰「啊……对了!我要更加深入的扭动。」 久留美︰「不要……!」 健司︰「你这只母猪!愈叫愈淫蕩了。」